A- A+

奧運最棘手工作 「道歉先生」安德拉達

2016/08/28 15:38:46 聯合晚報 編譯彭淮棟/綜合報導

安德拉達可能是里約奧運最忙的官員,他要等到殘障奧運結束才能真正解脫。 路透
安德拉達可能是里約奧運最忙的官員,他要等到殘障奧運結束才能真正解脫。 路透
8月5日到21日,安德拉達堪稱地球上工作最棘手的人,因為他是里約奧運會公關主任。

本屆奧運會災難不斷,錯漏頻頻,這位發言人鴨子上架,凡事一肩扛,成為「道歉先生」,發揮過人的逆來順受修養,用蹩腳的英文在全球媒體大軍面前答覆疑問和責難。馬術媒體中心掉下一顆子彈,他火速舉行記者會;跳水池水變綠,他綠著臉,硬著頭皮支吾解釋五天,直到相關單位端出一個還算說得過去的原因。

他說:「巴西有句俗話,差事難為,叫做屠獅。」他一天屠獅好幾次。

56歲的安德拉達是運動記者出身,採訪過1996年亞特蘭大和2000年雪梨奧運會,後來當上Nike的拉丁美洲公關主任,2013年接受徵召出任現職。以「臨危授命」形容不為過,里約雖然搶下2016奧運會主辦權,情況卻令人難以恭維,基礎設施乏善可陳,大批場館待建,犯罪猖獗,經濟陷入數十年最緩步,政府貪腐危機愈滾愈大。

略懂5國語言 諷刺〝道歉剛好〞

奧運會開幕前幾天,還有國際奧委會(IOC)委員後悔當初把主辦權繢給里約。但盛會總算如期登場,雖然不是頂順利,但天塌下來有安德拉達頂著。他大學英文和法文與葡萄牙文同分,另外還通義大利與西班牙文。有人打趣說,里約奧運會主辦單位有先見,看中他能用五種語言道歉。

歷屆奧運會都有每日媒體簡報,簡報者通常出了記者會就無名無形,本屆由於失誤連連而破例,安德拉達的貓頭鷹臉型、深色眉宇和霜灰小平頭,變成大會一景。

他每晚只睡四小時,大早6時開始檢視前一天種種事項,半小時上工途中偷個小盹,幾乎每天跳過午餐。每天上午11時稍後,他就上台,內心緊張,強裝鎮定。IOC官員吩咐他注意坐相,不要雙手抱胸或一手遮臉,那樣會使他看起來一副防人或無聊模樣。

有一回簡報,他一手支頤片刻,接著猛翻文件,抓起一支筆,一位記者問,許多志工罷工,而且田徑比賽觀眾稀疏。安德拉達接招:「觀眾確實不多,但我們正在努力改善。」他一口氣說了四分鐘,還列舉一連串不算好看的數字,說:「我本來不必提這些,可是我要提。」

跳水池變綠 勇於承認錯誤

安德拉達面對全球媒體,奉行「誠實最好」政策。「拗不過去的事,我不會硬拗。」

被跳水池變綠烏龍糾纏五天後,安德拉達承認:「我們承諾過度,兌現不足。」這話沒錯,但也突出這位公關主任與眾不同,因為他認為承認錯誤是改正錯誤的第一步,華郵說,這大概不是美國人說得出口的一句話。

安德拉達說:「在美國,你一旦承認錯誤,接下來的就是挨告,準備賠多少錢。我們這裡的文化不一樣,而且世界上最好的記者都來了,我不能說謊浪費大家的時間,他們一定會發現我說謊。」

破英文應對 解決疑難雜症

安德拉達天天被一群「獅子」圍困,他努力突圍,時見窘態。別忘了,他對大家說的是他的第二語言。他19歲學英文,日常說葡萄牙語。英語不是母語的人,用英語描述事情往往異常煩冗,以繁馭簡。這一點,他有自知之明,由他自己說來也最傳神:「有時候,各位看我話太多了。因為,我必須費心選用我知道的單字和句子。因此,有時候,我使用英文沒有辦法直接了當,變成繞個彎來說。我有些回答超過正常長度,因為我不知道如何直指要點。我努力只使用我知道是正確的字眼。有時候,我要解釋問題,因為我們不想隱瞞什麼事情,凡事都有理由,但事實是我的第二語言使我必須費力選擇我會的句子和字來說話。」

里約奧運會結束次日,安德拉達本來計畫睡他個24小時,但肩上重任難卸,因為他接著就是里約殘障奧運會(9月7-18日)的公關主任。

一切告終,無獅可屠之後,他怎麼辦?「找飯碗嘍,」他說著,往椅背一靠,眉開眼笑。

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

相關新聞

熱門文章

留言